当前位置:长兴新闻网  >  聚焦长兴  >  最长兴
三十五年来的第一顿团圆饭 公安部“团圆行动” 浙江公安首次跨地寻人行动在长成功
2021-12-06 09:10

  “儿子!”见到郑波(化名),黎大妈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立马冲上去抱住了他。很快,张大伯也上前,抱住自己的儿子,三个人紧紧相拥,头挨着头,眼泪夺眶而出。郑波的手紧紧抓住张大伯和黎大妈的衣角。
  这个拥抱,他们等待了35年。
  黎大妈的双手紧紧握着郑波的手,久久不愿意放开,张大伯仔细看着郑波的脸,伸出手,点了点郑波的嘴角处,说:“这个酒窝,很明显的。跟他哥哥长得也像。”
  35年前,4岁的郑波在跟随爷爷到杭州时走失了,之后就是35年的骨肉分离。直到今年,通过公安部“团圆行动”,他们才得以最终相认。
  1986年,郑波4岁,是乡里出了名的聪明孩子。郑波的姐姐回忆起弟弟,连续说了好几遍“超级优秀”,很机灵、很聪明。郑波的哥哥则一直记得自己给弟弟抓天牛,用绳子拴着玩的场景。
  这一年的9月,郑波的爷爷带着他到杭州疗养,大概去个把月,黎大妈觉得有点舍不得,但还是让儿子去了。
  张大伯至今仍清晰地记得,那天,是自己背着儿子,送父亲和他去的火车站。“上了火车,他爷爷牵着他的手,跟他说火车马上要开了,你跟你爸爸说‘拜拜’,他就挥手说‘拜拜’,之后门就关上了,关掉之后我看火车‘哐当哐当’走了,我还站了几分钟才回家的。”当时张大伯怎么也想不到,那列火车,带走了自己的父亲和儿子,从此失去踪迹。
  离别的短暂画面,张大伯在心里定格了35年。
  郑波走失后,张大伯一家开始了漫长又艰辛的寻亲之路。
  不知道是不是出于对孙子走失了的愧疚,张大伯的父亲也一直没有回家,张大伯写信给父亲之前在青海的工作地点,他也并没有回去;老家遂昌还有叔叔和姑妈,张大伯也回去找了,不但人没有回去,连父亲原本每月一封的信件也停了。所有可能的线索都无果后,寻亲变得难上加难。
  张大伯回忆,那时候只要打听到哪里有和自己父亲、儿子特征相似的人,都要跑去确认。有一次,有人说在江苏常州看到个老头儿,名字和父亲的很像,带着个孩子。张大伯一听,觉得肯定是自己父亲和儿子,很激动。但是赶过去一认,不是。类似的情况多了,他们渐渐对这样几乎等同于大海捞针的寻人方式不抱希望了。
在自己寻人无果后,张大伯他们在2010年报了案,登记了信息,并采了血,但是受限于那个时候的侦查技术,一直也没有结果。
  早年,家里还留着郑波的两张照片,“一张是抱了一个苹果,还有一张是在一个假的飞机上拍的,很好玩,很好看。”黎大妈说,但是有一年,乡里发大水,家里的房子被淹了,所有的东西都冲掉了,想到这里,黎大妈又红了眼眶,用粗糙的双手揉了揉眼睛,“所有东西都冲掉了,照片冲掉了,连孩子的衣服也冲掉了。”
留给家人的,只有深深的思念。
  每年年夜饭,黎大妈总想着,年夜饭上桌,说不定孩子就回来了,希望一次次落空;电视上的寻亲节目,黎大妈一看就哭,每次看到别人家的孩子被找到,她就想到不知人在何方的小儿子,后来,她就再也不看了,黎大妈还经常梦到小儿子,梦里,小儿子抱着她嚎啕大哭;张大伯总忍不住想,孩子生病了怎么办,在外面过得好不好,有没有成家。“我想着他长大了应该跟我很像的,因为我大弟弟就跟我很像,我觉得他身高应该有1米75。我有无数个幻想,想着我在校园里碰到他、出去旅游碰到他,他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郑波的姐姐说。
  就在家人艰难寻找郑波的时候,郑波也在寻找自己的家人。走失的时候年纪太小,郑波只记得家里是在农村,家后面有池塘,边上是竹林,远处是矿山,对家人的记忆也仅仅是小时候有哥哥姐姐带着自己玩,还记得哥哥会给自己抓天牛玩。这些年,郑波寻求过公益组织的帮助,身边的朋友也帮忙打听,但是始终没有结果。
  长兴到杭州,车程仅需一个多小时。但是由于信息缺失,郑波和父母就这样生生分离了35年。
  今年年初,公安部部署全国公安机关开展以侦破拐卖儿童积案、查找失踪被拐儿童为内容的“团圆行动”,旨在帮助多年前被拐卖的14周岁以下儿童回家。11月8日,以警媒联合方式寻人的《永辉寻人》在浙江卫视中国蓝新闻正式上线,郑波看到后,马上就寻求帮助,登记了信息。但是由于他记得的信息有限且模糊,很难查询到有效线索。这时候,郑波已经结婚,并有了两个孩子,身为人父后,他对寻亲的愿望越发迫切。
  其他方法行不通,最有效的方法就只有DNA比对。10月16日,郑波的信息被录入全国公安机关查找被拐卖失踪儿童信息系统;18日,他的DNA样本经过加急检验后,录入系统。
  而自2010年张大伯报案后,长兴公安始终关注着这起走失案件。县公安局侦查中心刑事科学技术室副主任马骏说,案件的推进很难,当时留下的线索不多,案卷材料也非常简单,多次和张大伯、黎大妈的交谈也并没能取得更多的信息。“当时张大伯他们报案也是做了采血的,但是由于影像资料几乎为零,我们只能盲比、盲找。”同时,县公安局侦查中心也紧盯全国公安机关查找被拐卖失踪儿童信息系统。
  11月19日,民警发现,11月18日入库的郑波的DNA信息和张大伯、黎大妈的DNA信息高度符合亲缘关系。为了确保信息准确性,当天,民警就上门重新采集了张大伯和黎大妈的血样,并于11月24日前往杭州,采集郑波的血样,连夜进行对比、复核。最终确认,郑波就是张大伯和黎大妈走失35年的孩子。
  “我也和郑波聊了,发现很多细节都对得上,比如家附近的环境,还有哥哥记得给弟弟抓天牛玩、弟弟也记得哥哥给他抓天牛,细节都对得上。”马骏说,这是公安部“团圆行动”中浙江公安首次跨地寻人行动,警方第一时间就告诉双方这个好消息,“我给他看他妈妈的照片,他当场就很激动,控制不住了。”
  而在长兴的家里,张大伯一家人也正为这个好消息而高兴,“一夜没睡着,太高兴了。”“像做梦一样,真的不敢相信。”
  认亲当天,郑波从杭州赶到长兴。他还没到,黎大妈等得焦急,郑波的姐姐拿出手机,给妈妈看弟弟的照片,黎大妈不说话,用手摸着手机屏幕上儿子的脸。
  35年没见,等到儿子真的朝自己走来,黎大妈再也忍不住了。一家人抱头痛哭之后,郑波郑重地给二老送上了自己特意准备的小礼物,正反面分别印着自己和如今全家福的照片,并亲手为二老戴在脖子上。
  张大伯拿起照片,反复看,一面是自己儿子小时候的照片,比走失的时候大几岁;另一面是儿子和妻子、儿女的照片。黎大妈抓着郑波的手,摸摸他的头。离别时,他只有4岁,可如今,年近40的小儿子,鬓角已经有少许白发。
  幸福围绕着这个家庭,很快,张大伯就招呼起来,“家里已经在准备了,回家吃饭,这顿饭终于团圆了!”

编辑:张彪
##########
    <q id='ElxWMmwk'><samp></samp></q><thead id='udMlpAV'><comment></comment></thead><dfn id='fEnnUDG'><em></em></dfn>
    <dfn id='DbyD'><pre></pre></dfn>
      <comment id='FyjEVled'><thead></thead></comment>